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问答

明朝优秀八股文

我来帮TA回答

帮忙找下明朝状元八股文

现在没有。

八股文对明朝文学有什么影响?

跟高考差不多啊

求篇明朝那时候的前三甲的八股文

试题:生财有大道,生之者众,食之者寡,为之者疾,用之者舒,则财恒足矣。
作者:严虞悙(康熙36年会试第2,著名散文家)
原文:
王者平天下之财,以道生之而已。(破题)
夫财不可聚而可生,而生之自有大道也,可徒曰“外本内末”乎?(承题)
且平天下者,而权夫多寡有无之数,宜非王事之本务也。不知生民有托命之处,无以给其欲则争。两间有不尽之藏,无以乘其机则敝。惟不私一己而以絜矩之意行其间,所为导利而布之上下者,诚非智取术驭者之所能几也。(起讲)
吾为平天下者言生财:(入手)
财本无不生也,财一日而不生,则万物之气立耗,而生人即无以自全,知其本无不生,而长养收藏,可以观阴阳之聚。财亦非自生也,财一日而不生,则万物之精易散,而大君于是乎无权。知其不可不生,而盈虚衰旺,可以调人事之平。(起股)
生财固有大道焉。(出题)
求珠于渊,取璧于山,开天地之未有以夸珍奇者,非生也。夫民有衣食之利,而金玉夺之,贫与富相耀,私而不能公矣。大道以正其经,而不通难得之货,不作无益之器,饮食以为质,与天下相适于荡平焉。关市有征,国服有息,竭闾阎之力以称富强者,非生也。夫国有维正之式,而商贾算之,子与母相权,暂而不能久矣。大道以定其规,而不损下以益上,不夺彼以与此,制节而不过,与天下相安于中正焉。(中股)
大道而精言之,则与性命相孚。以不贪为富,以不蓄为宝,清心寡欲,既以清生财之原而由是,措之则正,施之则行,百官万民,群拱手以观圣天子之发育。道之所为,无欲而通也。大道而广言之,则与天地相参。裁成其有余,辅相其不足,仰观俯察,既以博生财之途而自是,天不爱富,地不爱宝,人官物曲,咸奋发以赴圣天子之精神。道之所为,大亨而正也。(后股)
于财之未者而生之,生于天,生天地,生于人,而实生于君。《周礼》、《周官》,具见圣人之学问。于财之既生者而益生之,益而生,畜而生,节而生,即涣而益生。官山府海,只为霸国之权谋。(束股)
生财之道,即絜矩以平天下之大道也。(收结)

求几篇明清优秀八股文

4篇。我建议你去百度去搜索。猫扑网也可以找的到。 志士仁人 一节/王守仁
圣人于心之有主者,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。(破题)
夫志士仁人皆有心定主而不惑于私者也,以是人而当死生之际,吾惟见其求无惭于心焉耳,而于吾身何恤乎?此夫子为天下之无志而不仁者慨也。(承题)
故言此而示之,若曰:天下之事变无常,而生死之所系甚大。固有临难苟免,而求生以害仁者焉;亦有见危授命,而杀身以成仁者焉,此正是非之所由决,而恒情之所易惑者也。吾其有取于志士仁人乎!(起讲)
夫所谓志士者,以身负纲常之重,而志虑之高洁,每思有以植天下之大闹;
所谓仁人者,以身会天德之全,而心体之光明,必欲有以贞天下之大节。(起二股)
是二人者,固皆事变之所不能惊,而利害之所不能夺,其死与生,有不足累者也。(过接)
是以其祸患之方殷,固有可避难而求全者矣,然临难自免则能安其身,而不能安其心,是偷生者之为,而被有所不屑也;
变故之偶值,固有可以侥幸而图存者矣,然存非顺事则吾生以全,而吾仁以丧,是悖德者之事,而彼有所不为也。(中二股)
彼之所为者惟以理,欲无并立之机,而致命遂志,以安天下之贞者,虽至死而靡憾;
心迹无两全之势,而捐躯赴难,以善天下之道者,虽灭身而无悔。(后二股)
当国家倾覆之余,则致身以驯过涉之患者,其仁也而彼即趋之而不避,甘之而不辞焉,盖苟可以存吾心之公,将效死以为之,而存亡由之不计矣;
值颠沛流离之余,则舍身以贻没宁之休者,其仁也而彼即当之而不慑,视之而如归焉,盖苟可以全吾心之仁,将委身以从之,而死生由之勿恤矣。(束二股)
是其以吾心为重,而以吾身为轻,其慷慨激烈以为成仁之计者,固志士之勇为,而亦仁人之优为也。视诸逡巡畏缩,而苟全于一时者,诚何如哉?以存心为生,而以存身为累,其从容就义以明分义之公者,固仁人之所安,而亦志士之所决也,视诸回护隐伏,而觊觎于不死者,又何如哉?是知观志士之所为,而天下之无志者可以愧矣;观仁人之所为,而天下之不仁者可以思矣。(大结) 几篇明代的八股文范文:

王鳌《百姓足,孰与不足》(论语·颜渊)
民既富于下,君自富于上。
盖君之富,藏于民者也,民既富矣,君岂有独贫之理哉?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,以告哀公。
盖谓:公之加赋,以用之不足也;欲足其用,盍先足其民乎?诚能百亩而彻,恒存节用爱人之心,什一而征,不为厉民自养之计,则民力所出,不困于征求;民财所有,不尽于聚敛。
间阎之内,乃积乃仓,而所谓仰事俯育者无忧矣。
田野之间,如茨如梁,而所谓养生送死者无憾矣。
百姓既足,君何为而独贫乎?
吾知藏诸闾阎者,君皆得而有之,不必归之府库,而后为吾财也。
蓄诸田野者,君皆得而用之,不必积之仓廪,而后为吾有也。
取之无穷,何忧乎有求而不得?
用之不竭,何患乎有事而无备?
牺牲粢盛,足以为祭祀之供;玉帛筐篚,足以资朝聘之费。借曰不足,百姓自有以给之也,其孰与不足乎?
饔飨牢醴,足以供宾客之需;车马器械,足以备征伐之用,借曰不足,百姓自有以应之也,又孰与不足乎?
吁!彻法之立,本以为民,而国用之足,乃由于此,何必加赋以求富哉!
费宏《君子不重则不威,学而不固,主忠信,无友不如己者,过则勿惮改》(论语·学而)
君子之于学,贵有其质而必尽其道也。
盖质非威重,所学必不能固也。然道或未尽,亦岂能有成哉?
昔圣人之意若曰:君子以自修为学,而必以威重为先。
若言动之间,浮薄轻佻,既不足于厚重;
则应酬之际,粗率慢易,亦不见其威严。
虽曰学以明善,吾知其若存若亡,未必服膺而勿失也;
虽曰学以复初,吾知其随得随失,未必力行以求至也。
盖轻乎外者必不能坚乎内,有其质者斯可以从事于学矣。
学之道奈何?
惟诚乃善之基也。存诸心者,必忠信是主,不矫伪而无物焉;
惟伪乃恶之门也,发于事者,必忠信是主,不欺诈而无实焉。
取友所以辅仁,友不如己,则无益而有损矣,故所友必求其有益,岂可泥交而苟合乎?
改过乃能入德,过而惮改,则恶长而善微矣,故有过必勇于自治,岂可畏难而苟安乎?
此皆学问之道所当自尽,而威重之质所由以成者。君子其亦知所务哉!
圣人论学,内外相须,而其功不可缺;终始相因,而其序不可乱,可谓密矣。 王守仁《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生以成仁》(论语·卫灵公)
圣人于心之有主者,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。
夫志士仁人皆有心定主而不惑于私者也。以是人而当死生之际,吾惟见其求无惭于心焉耳,而于吾身何恤乎?此夫子为天下之无志而不仁者慨也,故言此以示之。
若曰:天下之事变无常,而生死之所系甚大。固有临难苟免,而求生以害仁者焉;亦有见危授命,而杀身以成仁者焉。此正是非之所由决,而恒情之所易惑者也。吾其有取于志士仁人乎?夫所谓志士者,以身负纲常之重,而志虑之高洁,每思有植天下之大闲;所谓仁人者,以身会天德之全,而心体之光明,必欲有以贞天下之大节。是二人者,固皆事变之所不能惊,而利害之所不能夺,其死与生有不足累者也。
是以其祸患之方殷,固有可以避难而求全者矣,然临难自免,则能安其身而不能安其心,是偷生者之为,而彼有所不屑也。变故之偶值,固有可以侥幸而图存者矣,然存非顺事,则吾生以全而吾仁以丧,是悖德之事,而彼有所不为也。
彼之所为者,惟以理欲无并立之机,而致命遂志以安天下之贞者,虽至死而靡憾。
心迹无两全之势,而捐躯赴难以善天下之道者,虽灭身而无悔。
当国家倾覆之徐,则致身以驯过涉之患者,其仁也!而彼即趋之而不避,甘之而不辞焉。盖苟可以存吾心之公,将效死以为之,而存亡由之不计矣。
值颠沛流离之余,则舍身以贻没宁之体者,其仁也!而彼即当之而不慑,视之而如归焉。盖苟可以全吾心之仁,将委身以从之,而死生由之勿恤矣。
是其以吾心为重,而以吾身为轻。其慷慨激烈以为成仁之计者,固志士之勇为而亦仁人之优为也。视诸逡巡畏缩而苟全于一时者,诚何如哉?
以存心为生,而以存身为累,其从容就义以明分义之公者,固仁人之所安而亦志士之所决也。视诸回护隐伏而觊觎于不死者,又何如哉?
是知观志士之所为,而天下无志者可以愧矣,观仁人之所为,而天下之不仁者可以思矣。

王守仁八股文《志士仁人》译文

王守仁八股文《志士仁人》译文在网上下载。

王守仁八股文《志士仁人》译文是什么?

译文:
圣人对于那些有坚定不移信念的人,能断定出他们心理的完善仁德。
有志之人和仁德之人,都是心里有信念而不受私欲迷惑的人。当这种人面临生死攸关的时刻,我只见到他们但求内心无愧,而对自己的身体又何曾爱惜呢?这是孔夫子对天下那些无志又不仁的人所发的感慨,因此说了些话垂示人们。
这大约是说:天下之事变化无常,而生与死关系重大。固然有遇到危险苟且偷生、为了求生而损害仁德的人,可是也有见到危难献出生命,用牺牲来达成仁德的人。这正是区分是非的标准,也是人之常情、容易迷惑的地方。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向志士仁人学习的呢?
所谓志士,总是认为自己肩负着人伦纲常的重任,他的志向和思想崇高而纯洁,经常想着要树立起天下的大道;所谓仁人,以一身汇聚了天下的美德,他的心灵光辉而澄明,必然要使天下人的节操都纯洁起来。
这两种人,必然都是意外的变故也不能使他们惊慌,而利害得失也不能使他们丧失,死和生都不会成为他们负担的人。
在灾祸最盛的时候,固然可以逃避灾祸而保全生命,然而幸免灾祸,身体虽然安全了而心灵却不能安宁。这是苟且偷生的人所做的事,是他们不屑于做的。突然碰上了变故,固然有可以侥幸求得生存的办法,但是这样的生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,自己的生命保住了,而自己的仁德却丧失了,这是有违道德的事情,是他们不会去做的。
他们所做的事情,只能是在天理和私欲不能共存的时候,用生命实现理想,使天下贞德长存,就算是死了也没有遗憾(他们所做的事情),只能是在内心理想和现实不能同时保全的时候,献出生命挽救危难,使天下的大道更加完善,就算牺牲了也不后悔。
当国家破亡的时候,就用生命去挽回灭顶之灾,那可真是仁义之举啊!他们挺身而出毫不退缩,心甘情愿地那样做而毫不推辞。假如可以成全自己为天下奉献的心愿,就将效死命去做,而生死存亡就只好由它去,顾不上了。当人民流离失所之时,就抛弃生命,而给别人送去安居乐业、最后寿终正寝的幸福,那可真是仁义之举啊!
他们主动担当,毫不畏惧,把做这样的事看作像回家一样的平常和高兴。假如可以成全自己的仁德之心,就将用生命去做,而生死存亡就只好由它去,不能珍惜了。
这说明他们自己的内心以理想为重,而把自己的身体看得很轻。他们这种慷慨激昂的成全仁德的做法,本来就是有志之士勇于去做而仁德之人自然要做的。再看那些犹豫不决、畏缩不前、面对灾难只求一时偷生的人,到底算什么东西呢?
把追求内心的理想作为生存的意义,而把追求身体的保全作为实现理想的障碍,他们这种从容就义以昭显公义的做法,本来就是仁德之人有志之士决意要做的,再看那些庇护自己,面对灾难只想幸免于死的人,又算什么东西呢?
由此可知,看有志之士所做的事,而天下无志的人就应该羞愧了;对照仁德之人所做的事,而天下不仁的人就应该反省了。